相关文章

聚力创新 南京江北新区新实践

  聚力创新 江北新区新实践

  中国江苏网6月24日讯 “暂时没工位,还请再等一等。”6月21日傍晚6点半,南京市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主任蒋华荣对两位前来洽谈项目的来访者表示歉意。 去年2月开始招商,不到一年半,已有注册企业528家,实际入驻137家,“塞”满4幢大楼。下半年将投用的17万平方米办公楼,三分之二已被预定。

  这里,既有处于全国乃至全球科研金字塔塔尖的创业团队,也有大量来自外地的创业青年,其中三成创业者来自深圳和杭州,一向“输出”人才的南京出现难得的“人才逆流”。

  产业成“链”人气成“场”

  21日傍晚,和9家在建重点产业载体负责人谈完工程情况,蒋华荣紧接着跟一家建筑3D打印团队的代表洽谈。

  当天,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副主任陈炜连轴转洽谈6个项目,其中包括知名跨境电商、芯片设计公司、芯片厂辅助设备供应商。下午两点,他才带着客商到食堂吃饭,晚上7点还在洽谈中。这一天,研创园招商部谈了16个项目。今年以来,招商部每个工作日谈的项目都超过15个。

  “‘国家级江北新区’,这个招牌就是最好的招商说明!江北新区又出台‘创新创业十条’和‘灵雀计划’,真金白银搞科技创新,要来的项目应接不暇。”陈炜说,灵雀取意“灵动的云雀”,动作灵敏、飞行速度快,与初创期创业企业相契合。江北新区背靠老山,“灵雀”企业翩翩飞翔山林。江北新区给予它们财政金融一体化扶持。“灵雀计划”发布两个月,收到100多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入库申请。

  南京五城共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10月入驻研创园,从事化工电商。公司创始人邱和鸣介绍,公司的供应链金融本月将突破1亿元,液体化学全网物流服务下个月能做到2万吨,公司已基本实现盈亏平衡,很快将进入快速增长期。

  邱和鸣原在杭州梦想小镇创业,他说被江北新区的前景吸引,改道南京发展。他认为,眼下大热的产业互联网,产业是基础,南京化工产业基础好,园区服务专业,选择江北是自己创业路上最正确的选择。

  邱和鸣很怀念杭州梦想小镇的创业氛围。“第一次去,大楼还在建,隔了一个月去,居然成了首批入驻者的最后一名,节奏快得真像梦境。”他说,梦想小镇对面是天使村、互联网村,旁边有海创国,一进小镇,到处是年轻人,朝气蓬勃,自己每天都像打了鸡血。邱和鸣说,杭州互联网创业氛围浓,投资机构多,而南京有很好的产业基础,两者如能结合,那是最理想的创业环境。

  “这正是我们所谋划的。”蒋华荣说,产业要成“链”,人气要成“场”,研创园就是要做一个集聚创新要素的平台。

  集聚优才链接全球创新资源

  6月16日,江北新区、省产业技术研究院和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签约共建先进高分子材料技术研究所。研究所一成立,就准备将两个国际院士团队引进江北新区,其中一位是英国皇家院士,另一位是加拿大科学院和工程院双料院士。

  牵手江北新区,川大团队花了一年多时间调研论证。四川大学高分子材料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是全国该领域最大的研究机构和人才培养基地。实验室副主任吴宏介绍,江苏产业基础雄厚,重点打造的10大产业集群都和高分子材料有关。江北新区管委会对技术创新理解深刻。研究所不直接创造产值,但能提高GDP的含金量,团队核心成员都愿落户江北新区,并以此为中心,服务江苏,辐射长三角。

  和传统成果转化全部由政府出资不同,落户江北的高分子材料技术研究所,由研发团队占大股,并按股份出资注册公司,团队按占股比例承担公司盈亏。

  江北新区智能产业技术研究所所长骆敏舟前年从中科院辞职,投向科技创业。他介绍,智能所和高分子所的运作模式一样,研发走市场化道路,研发团队有风险意识,权益明确。不像过去,靠课题经费做研发,成败和研究人员收益联系不大。智能所去年9月注册,已接到的科研合作合同总价值6000多万元,另还有13个技术改进项目,并为江北成功孵化一家智能视觉检测公司,研究所在该公司占股10%。

  通过高端研究所,江北新区链接全球创新资源,集聚科创企业也就水到渠成了。

  闻到熟悉的“深圳味道”

  在江北新区产业技术研创园孵鹰大厦B座,今年5月揭牌成立的力合星空南京创业基地,已入驻9家孵化企业。该基地由江北新区和力合科创集团联合打造。深圳市政府和清华大学是力合科创的股东,双方各持股50%。江北新区引进力合科创,就是要把深圳创新模式引入南京。

  初创企业最需要资金,如何让各路资本了解还在起步阶段的企业,这是孵化器的难题。国内园区最常用的办法是举办路演,让创业者和专家、投资客面对面,而仅通过一次演讲便要让对方愿意掏钱,谈何容易?

  “我们鼓励孵化器的员工第一时间投资企业。”力合星空南京基地企业服务部蔡人凤介绍,虽然员工有了解初创企业的职责,但真正驱动员工深度了解初创企业的,还是“利益”二字。在力合星空深圳基地,公司员工一发现好的项目,自己可掏钱入股,10万元、5万元都能入股。创业团队通常持股51%,其余让散户来投。有利可图,员工自会尽力摸清初创企业的信息,像私人侦探一样去打听,去关注。信息准了,孵化器清退企业、推荐投资自然就能有的放矢。

  蔡人凤介绍,南京基地准备引入深圳机制,允许员工率先跟投企业。力合科创在深圳、东莞、青岛等地设有9个创业基地,基地相互开放,创业者可根据当地扶持政策,产业情况,从中选择最适合的落脚地。

  “每次去深圳,每次都有新触动。”蒋华荣说,开放连通、尽量不约束,就是深圳的特质。园区同样要用创业者的心态来经营,让每位员工、每位创业者没有约束,尽情发挥潜能。

  在江北新区研创园,从深圳过来的企业已有30多家,这些嗅觉灵敏的“市场动物”在这里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本报记者 颜 芳